愚璜

春歌散尽人微倦,归路风吹面

雨花

       多伦多,雨。
       黄少天靠着窗户,搓了搓手,喝了一口热咖啡,热气白蒙蒙的,似乎增添了一点温暖。他缩了缩脑袋,深秋,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        解约,告白,逃跑,一切都在安排之中,却又觉得空落落的,一代剑圣,似乎从没这么怂过。
        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,打在窗上,开成了花。也不知道,自从离开以后,他过得怎样。
        手机换了号码,唯独不告诉他,怕他承认什么,又怕他拒绝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蓝雨,蓝雨,多么好的名字,应是夏日晴天中的太阳雨,湿润却又明朗,不似,现在这么压抑。他们的记忆也是如此鲜活,不应该是这种暗淡的灰色。
        咖啡终于喝完了,他站起了身,打开了门,外面风夹着雨,很快打湿了他的脸庞。他,撑开了伞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瞪大了眼睛,人群之中,有个人,也伫立着望着他,他不太确定,快步走上前去,却又停下,可笑,本来不就是不抱什么希望,有什么急切的呢?信步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那人真的在等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少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惊奇着,彷徨着,激动着。是碰巧撞见,可偌大的地球,怎么可能这么凑巧,是刻意的?还是?
        “我接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!”
        “回家吧,少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即使纵然话痨如他,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知道,这种喜欢,是相互的了。
        此时,街面上的积水,倒映着远方的绯霞。